天降吉祥

\r 子产放生,完全是因为不忍杀生。这个时候,放生这一行为可能还 算是个别品德高尚的人的善举。而到了南朝梁代,放生已经成为了一 种重要的慈善之举。到了唐代,放生已经十分流行,官方甚至下令置放 生池以修功德。\r 佛教也提倡放生,过去寺院中备有放生池,暂养施主买来放生的 水族类,然后将它们放入泉溪中、池塘里、小河中,使之重新获得自由, 逃脱灾厄。现在全国有好多有条件的寺院,都设有放生池。比如苏州西 园的放生池,在江南地区享有盛名;其中放养的鱼儿在香客游人面前 显得特别欢快。\r 一些没有放生池的寺庙,也有办法放生。比如上海龙华寺的做法 是:僧人或者其他善男信女要求放生,可以登记付款,积到一定的数 目,便由寺院集中买来水族或鸟类放生。\r 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善男信女,自己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省下钱 来,买鱼买鸟放生。别人也许会为他们想不通,他们却感到一种精神上 的满足。\r 看来放生不仅仅是一种善举,它有着更深刻的宗敎意义、哲学 意义、社会意义和环保意义,会使人的精神境界得到提升和飞跃。\r 那天我在沙滩上散步,旁边走着一个年轻人,我们都看见前面有 位老人,不断拾起一些小鱼抛回海里。我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所作所为, 他是在以爱滋养生灵,同时也滋养自己的生命啊。我旁边的年轻人赶 了上去,问老人为什么要这么做。\r 老人说?\/搁浅的小鱼如果留在岸上,太阳一出来就会死掉。\”年轻 人听了,不以为然地反驳道:\”可是海滩一望无际,这种小鱼也有好几 百万条,你的努力能有多大意义呢?\”\r 老人瞧了瞧手里的小鱼,然后把它抛回海里,快乐地说:\”也许对 大海是没有多大意义,可是对这一条小鱼却有意义!”\r 不起眼的生命得到重视——这就是善心的显现!\r 动物与人类一样,有自己的\”王国\”和\”社会\”,有自己的自然生存 环境和生活方式。我们应该尽置让野生动物在自己的\”王国\”中生活, 在自己的\”社会”里交往,按照它们固有的生活环境和习惯去生存,没 有必要也不应该去干扰、安排甚至改变它们的未来。\r 当然,人类与动物和谐为伴不仅仅只停留在形式上,与它们和平 共处也不能光靠喊□号,必须在心底对动物们有悲悯珍惜的情怀。如 今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保护环境的行动中来,因为,人们开始意识 到,保护动物就是保护环境,保护环境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。\r 前几年曾经报道过一篇\”老雕害死小鸡,农夫仗义放生”的文章, 读来颇有启示:\r 一天凌晨三时许,一只大老雕趁着夜幕闯入一个农夫家的鸡舍 内,盘旋过后,三十多只半公斤左右的肉鸡,在老雕一米多长的翅膀和 锋利的爪子下当场毙命,其中有十余只是因为惊吓而死的。夫妇俩听到 鸡舍有动静,便拿出网子与老雕搏斗,直到天亮才把这只恼人的老雕 擒获。\r 夫妇俩捉住\”元凶\”后,不仅没有伤害它,反而当天就把它送往县 林业局。最后,这只雕重归了大自然。能否真正将动物作为朋友,与动 物和谐相处,能否全心全意爱护生灵,保护动物,是检验一个人的道德 观念、价值取向的标准之一。这对农民夫妇将伤害自己肉鸡的老雕擒 获后又放生,这一做法确实值得称颂。\r 国外有位大哲学家认为:动物比人对生存本身更容易心满意 足,而植物更是完全满足于自身的生存。\r 人不满足其生存的程度,是由他麻木不仁的程度决定的。所以动 物的生活与人的生活相比,包含的苦难少,而且快乐也少。其直接的原 因,一方面是它没有忧虑、烦恼、痛苦;另一方面是它没有希望,因而也 就不会去憧憬一个幸福的未来,而这个未来,加上由想像构造出来的 与之伴随的诱人成果,正是我们大多数人最大愉悦和快乐之源。动物 之所以缺乏烦恼和希望,是因为它的意识被限定在清晰可见的东西上 面,因而限制在当前时刻中。不过,也正是出于这一点,它在一些方面 比我们显得更\”高明\”一些,即它总是安详地、无忧无虑地享受着当下。\r 植物那自如的镇定,通常使人类那种难以抑制的急躁和贪姿 显露无疑。\r 传说古代有一个姓范的书生,因他的夫人患上了恶表,请京城名 医陈石龙到家中诊治。陈石龙诊察后,对主人说明了病情的严重性,随 后说道:“我有一个祖传秘方:按时服用一百只麻雀脑,这病就能痊 愈。”他便依言而行,买来一百只麻雀关在笼中,准备陆续宰杀了给妻 子吃。麻雀在笼中啾啾悲鸣,惊动了躺在病床上的范妻。她问明了情况 后,责怪丈夫说:\”为了救我一命,而要杀害一百条性命,我就是死也不 愿意这样做!如果你真体量我的话,就开笼放生,我的心才会安宁!\”范 某只得照办,把麻雀全都放了。没几天,他的妻子竟然不治而愈。亲友纷纷前来祝贺,称道是\”天降吉祥\”。这个故事告诉我们:爱护动物,爱 护生命,就会感动上苍,得到好报。\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